京东方王东升:让企业“交班”成为一种制度

时间:2019-07-01 14:38:23       来源:

王东升,京东方(全称为“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”,英文名“BEST OF THE WORLD”,简称“BOE”)创始人、前任董事长。经过26年拼搏,他带领京东方由资不抵债变为全球领先

据了解,京东方前身是老牌国企北京电子管厂。由于技术、产品老化和经营不善等原因,该厂到1992年时已经资不抵债、濒临倒闭;许多退休的老师傅因为发不了工资,靠捡白菜帮子维持生计。因为不忍心看着教过自己的老师傅如此艰难度日,时年35岁的王东升决定留下来。他和2600名员工集资650万元,通过股份制改造,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债转股企业——京东方。在他带领下,京东方通过盘活存量、合资合作等方式,很快扭亏为盈,并于1997年在深圳B股上市。

凭借对半导体技术发展趋势的深刻洞察,2003年王东升带领京东方进军世界前沿的液晶显示屏(TFT-LCD),通过并购—消化—再创新的路径,经过10多年的持续创新,京东方先后建立了中国大陆第一条第5代TFT-LCD生产线、第一条第6代TFT-LCD生产线、第一条第8.5代TFT-LCD生产线,以及全球首条第10.5代TFT-LCD生产线、全球领先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。到2017年,京东方在智能手机、平板电脑、笔记本电脑、PC显示器、电视显示屏的出货量上位居前列,成绩斐然。

京东方生产的柔性屏。京东方供图

京东方的领先不仅表现在量上,更体现在质上。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(WIPO)发布的全球国际专利申请(PCT)排名中,京东方已连续三年位居全球前十;在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刚刚发布的全球50家“聪明公司”(MIT TR50)榜单中,京东方赫然在列。

王东升并未就此止步。面对即将到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,王东升确立了“开放两端、芯屏气/器和”的新战略,带领京东方再次转型:由显示器制造商向“全球领先的,为信息交互和人类健康提供智慧端口产品和专业服务的物联网公司”挺近,力争成为千亿美元的“全球伟大公司”。

如今,京东方的智慧物联和智慧医疗业务的营收已在总营收中占比15%,成为公司新的业务增长极。

今年5月,国际信息显示学会把素有“显示产业诺贝尔奖”之称的“David Sarnoff产业成就奖”颁给了王东升,成为第二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企业家——第一位则来自韩国三星。

国际信息显示学会荣誉与奖项委员会主席为王东升(左)颁授“David Sarnoff产业成就奖”。京东方供图

今年6月28日,京东方召开了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,62岁的王东升把董事长一职交给了比自己小9岁的陈炎顺。

京东方新老董事长握手,左为新任董事长陈炎顺。赵永新摄

这家中国为数不多的世界级高科技企业,由此顺利过了许多企业都为之头疼的“交班”关,进入新的发展阶段。

放眼全球,公司创始人交班都是一道世界性难题。在“敬老尊老”文化传统浓厚的东亚,这个问题就更为棘手。企业创始人交班难,主要原因有二:一是创始人对好不容易做大的企业感情深厚,舍不得放手;二是“大树底下不长草”,以至于创始人都七老八十、干不动了,还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。

记者了解到,王东升早在多年前就开始思考交班的问题。这源于他对企业和企业家的深刻思考。

在王东升看来,从本质上讲,企业是创造财富、造福人类、推动世界文明进步的社会公器,而不是个人的私产。“伟大的企业应该追求永续经营、基业长青。而要做到这一点,不能靠人治、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必须依靠制度。如果不能建立一种正常的交班机制,企业就不可能基业长青。”

什么是企业家?王东升自己下的定义是:企业家应该是既有家国情怀、又有生意人头脑,能够善用资源,建立财富创造体系,为人类谋福祉的专业人士。为此,企业家除了要有创业精神、创新精神、冒险精神,还要有自觉的社会责任感。

在王东升看来,成功的企业家要能过三关:第一是创业关,就是自己要冲在一线、带着团队成功创业;第二是授权关,就是要培养领导能力强的团队、把权力层层传递,把管理团队做强做大;第三就是交班关。

对于交班,王东升也有自己独特的理解:交班不仅今是选好人,更要把企业的优秀文化、战略机制、运营体系和战斗团队培养起来、传承下去。唯有如此,下一代才能做得更好,为股东和社会创造更大价值。

对此,王东升做了充分准备:制定了清晰的发展战略,培养了专心专注、尊重创新、专心专注、持续不懈的企业文化,建立了现代化的高效运营体系,带出了一支充满创业创新精神、富有战斗力的管理团队。

说到管理团队,王东升颇感自豪:目前京东方的管理层,包括各地重大项目负责人,“70后”、“80后”已是主力军;在排名前100的管理层中,“80后”已接近30%。“京东方有一支非常棒的团队,这是一支无论我在不在、京东方都可以做得很好的团队。这是我最感自豪的。”

对于新任董事长陈炎顺,王东升更是非常放心。“1993年27岁的陈炎顺入职时,就已表现出非凡的潜质。”王东升回忆说,“记得当时他带了七八本自己写的书送给我,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我对他说:要把工业报国的理想书写在中国大地上。”

王东升没有看错。加入公司20多年来,从股份制改造、公司上市,到海外并购、重大项目投融资、物联网转型,陈炎顺参与领导了京东方的整个创业历程,在重要节点、领域都扮演了重要角色、发挥了关键作用,在公司深得人望。

京东方新任董事长陈炎顺对媒体阐述自己的“四个不动摇”。赵永新摄

因此,早在2016年5月,王东升就把CEO一职交给了陈炎顺。3年下来,CEO团队交了一份漂亮的答卷。

在短暂的媒体见面上会,陈炎顺提出了“四个不动摇”:坚持理想信念不动摇,坚持创业创新精神不动摇,坚持物联网转型战略不动摇,坚持以人为本、打造敢打必胜的优秀团队不动摇。

“在未来十年到十五年时间内,京东方要从千亿人民币增加到千亿美金规模,有机遇也有挑战。”面对记者,教师出身的陈炎顺自信而坦诚:“只要公司不发生大的战略性失误,这一目标完全能够实现。”

为顺利过渡,京东方新一届班子还作了一个特别安排:成立公司战略咨询委员会,并邀请王东升出任主席。

“把京东方交给陈炎顺,我非常放心。”王东升笑着说,“当然,京东方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。今后公司的战略会议我还会参加,在更高更广的层面进行审视,以新的身份继续为京东方的发展贡献力量。”

他最佩服的企业家是稻田和夫,交班后想再创办一两家“京东方”

媒体见面结束时,有记者问王东升:您将如何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?

“我今天只是交班,并没有说退休啊。”他笑着回答。

在交班仪式上,王东升笑得很开心。 赵永新摄

在王东升看来,记住梦想、忘记年龄,怀着感恩的心不断学习探索,也是一种企业家精神。

“我很敬佩日本的企业家稻盛和夫。”在一年前的一次私人聊天中,王东升对我说:“你看他创立了京瓷,把京瓷做好后,他就交班了,创办了日本最好的通信公司。之后他又交班了,去接管经营不善的一家国有航空公司,管得也非常好。”

“我自己身体很好,脑子很敏锐,还有丰富的经验,完全可以再创办一两个伟大企业。”王东升曾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:“这样我既可以做‘企业家如何过三关’的榜样,交班后还可以腾出精力、再创一两个不同行业的京东方,为国家、为社会做出新贡献。”

至于要办什么样的企业,王东升笑答:“现在还要保密。说不定将来有一天,我们会在火星上见。”